中新社利馬12月8日電 (記者 彭大偉俞嵐)對於正試圖為人類和地球“爭取時間與機會”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利馬會議而言,本月12日前的剩餘會期已屈指可數。
  去年華沙氣候大會上,國內正遭颱風“海燕”橫掃的菲律賓代表團團長薩諾,聲淚俱下地指責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進程緩慢釀成惡果。
  這一幕仿佛還是昨天。一年之後,本屆利馬氣候大會期間,另一場颱風——“黑格比”又在菲律賓肆虐,造成逾百萬人受災。
  “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了!”秘魯總統烏馬拉在大會開幕致辭中疾呼,氣候變化是一種現實存在,它是人類影響所致,“現在,人類是時候回到正確軌道上來了!”
  當地時間12月9日,“賽程”過半的利馬氣候大會將迎來一場“壓軸戲”——部長級會議。
  部長級會議將如何為一周來波瀾不驚的氣候談判註入動力?
  中國代表團副團長、首席談判代表蘇偉表示,一些核心問題仍需在部長級會議中進一步磋商。他說,接下來的部長級會議可以對談判進程提供更多政治方面的指導,某些重點和難點問題可以在更高層次得到解決。
  為了力促一年後的巴黎氣候大會上各國達成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新協議,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將於9日現身利馬,親自“督戰”。
  在接下來一周里,來自全球各國的高級代表們將就幾大核心問題展開激烈交鋒。首先是應對氣候變化的“錢袋子”何時告別“杯水車薪”?
  作為重要的資金機制,發達國家承諾到2020年每年為綠色氣候基金提供1000億美元,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。蘇偉表示,目前發達國家對綠色氣候基金註資的承諾還不到100億美元,不及目標的十分之一,並且還沒有清晰的路線圖和實現路徑,利馬會議需要推動有關方面對此採取實實在在的行動。
  綠色和平氣候政策專家Abhishek Pratap則指出,即使按註資額度達到100億美元來推算,每年也僅有6.25億美元被用於全球近100個容易受到氣候災害影響的國家,“這是遠遠不夠的”。
 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(UNEP)12月5日最新發佈的報告,即使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降至能使本世紀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2°C以內的水平,發展中國家適應氣候變化的成本依然可能高達此前估算中2050年前每年700至1000億美元的2到3倍。
  對於這一資金上的巨型窟窿,Abhishek Pratap表示,本周“在利馬需要有一個清晰的答案”。
  同時,各國的自主貢獻目標亦是利馬大會上討論的熱點話題。蘇偉表示,中國正在為公佈自主貢獻目標做準備,目前正處在評估調查階段,有望在明年年初,最晚在上半年向全球公佈。
  在11月中美兩國聯合公佈各自2020年後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目標後,國際輿論正不斷敲打應對氣候變化領域的“後進生”。
  《紐約時報》日前登載了美國芝加哥大學能源政策研究所負責人邁克爾·格林斯通的文章,問道:“中國已承諾減排,印度何時行動?”
  在發達國家中,領導人對煤炭能源情有獨鐘的澳大利亞,也因拒絕向綠色能源基金註資等“拖後腿”行徑,在第一周被非政府組織頒給了多枚充滿譴責意味的“化石獎”。
  下半場哨聲已經吹響,而這是一場誰都輸不起的比賽。(完)  (原標題:利馬氣候大會進入下半場 各國高官交鋒核心議題)
創作者介紹

cafe

cd01cddr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